來自病人與家屬的感謝


2006年10月19日一早發生的事,恍如一顆突襲的中子彈,引爆了我五十幾年來平靜安適的歲月。前一天那排山倒海的頭疼,終於摧折了我最後一絲氣力,使我昏倒在浴室裡。如果在平時,家裡早已是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而若我不被及時發現,待他們回家,我恐怕早是百年之身了。

那要命的一刻,幸虧大女兒晚一點出門而救了我。平時常因為慢條斯理而挨罵的女兒,那一刻真是發揮了鴨子劃水、臨危不亂的心性。待她勻出時間通知她爸爸的時候,我已經躺在奔往馬偕醫院的一一九救護車上了。

亂了方寸的先生,在搜索枯腸找人協助之際,福至心靈的想到了馬偕醫院。

由主治張丞圭醫師、放射科的鄭碩仁醫師、神經外科的古和書醫師等所組成的醫療團隊,為我做了最妥切的安排。聽先生的轉述,他說我到急診室時,腦部的出血一直沒有停,不能進行進一步的醫治,後來觀察一夜等出血完全底定,才由救護車送我到有先進手術設備的淡水馬偕。

我昏倒的當下,在大崙山上課中的兒子,接到一通突來的電話被告知母親病倒,心焦恐懼的他,一邊以彌陀聖號安定身心,一邊即刻飛奔下山。當晚,遠在日本就學的二女兒,接到爸爸委婉告知母親住院的消息,她懷著一夜不安的心情,不管課業繁重、考試在即,隔天便飛回台北,傍晚即出現在家人面前。

我的手術圓滿的完成了,然而那卻是一切磨難的開始,這對我和家人都是一個長期的艱戰。

弟妹們全力總動員,為家中驟發的不幸而凝聚心力;弟弟的岳母夜半為我求續命燈;佛學課的鄭老師和師母為我的祈禱恐怕也上達天聽了;阿姨、表妹和兄嫂的探視,也冥冥的為昏迷中的我注入一股力量。而事業心超重的先生,放下了他的工作,全力投入搶救妻子的生命,在短短一個月內,原本已很清瘦的他,體重硬是掉了六、七公斤之多,那段時間對他的折騰和煎熬該是刻骨銘心的吧!

我在加護病房的一個多月,由完全不省人事,昏迷指數一直在一到三徘徊,離鬼門關僅一步之遙;到沒有意識的半昏半醒,病況仍隨時有急轉直下的可能;再到後來的慢慢甦醒、恢復意識。我相信這是馬偕最優秀的醫護人員和最疼惜我的家人,一起為我贏得了這場生命的拔河。

因為無法進食,我每天流失一、二公斤體重,因應病體所需的熱量;也因為不能進食,我因而病懨懨的殘存著。在可以探病的時間,家人們輪流的進去為我打氣。其間,多次的病危通知、先生日夜的守護,當時他心裡的恐懼焦慮到了極點。

我在加護病房是一人獨處的空間,在生死交關的時刻,每當我一次又一次的嚴重痙攣,先生都一邊在我耳邊軟言的安慰、鼓勵,一邊溫柔的舒開我那緊握的手指和腳趾。我相信是先生這樣不懈的努力,使得我手腳的靈活度有非常完整的恢復。因為先生經常徹夜守候,讓加護病房的譚明珠、丁淑玲、張瑩瑩都感到不忍,她們要先生休息,跟先生說:「會特別照護我,家裡可千萬不要有兩個人同時倒下喔!」這樣溫暖貼心的南丁格爾,真是教人深深的敬愛和感動!


這是一個愛心滿滿的地方,相信夜間值班的實習醫師吳志鴻也感受到了這種親愛精誠的氣息吧!術後恢復期的一天夜裡,我不明就裡的高燒不退,當時我體內的血液量較少,若干檢查因而無法進行。在吳醫師向先生解釋之後,他便對我進行輸血。很快的,這一注注來自陌生人的熱血,馬上成為我身體的一部份,為我艱難的康復過程,提供了一股新生的力量。

受贈了這一袋袋的血液,我感謝當初的捐血人,我不認識您,但我誠懇的感謝您。「捐血一袋,救人一命」!啊,這誠然不是口號而已呀!

隨著時間慢慢過去,我終於能慢慢的坐起來,終於僵硬的身體能慢慢轉動,終於眼光不再渙散,終於嘴巴吐出來的字句有一點點的連貫……。每一個小小的「終於」不斷的累加,不但讓先生、家人雀躍的無以復加,也「終於」為我鋪平了重返生活的道路。

再度的回到人間,面對的將是冗長的復健,雖然是這樣的不適,雖然手腳還有些許的不協調,雖然和完好的自己仍相差甚遠。但是我應該感恩的,不是嗎?若沒有醫護人員的戮力搶救,沒有家人不棄不捨的關懷,我早早已是昨日黃花。今後,我要帶著眾人的愛與祝福,奮勇的步向我那未竟的人生之路。

病人李○英


 


我的母親江○珠女士於兩周前發現疑似乳癌。首先在新竹某大醫院就診。當時的醫師在觸診之後,在沒有後續檢驗的情況之下,馬上告訴我的母親是乳癌。任何人聽到癌症的消息,一定是晴天霹靂,可是醫師在沒有後續檢察的情況下馬上斷言,心情之差可想而知。

數天後,我的母親到貴院就診,而且幸運的遇上一般外科劉建良主任。您以鎮定的態度仔細診斷,按部就班了解病情。您給了我母親必須的支持與信心,您建議切除腫瘤再化驗。再次複診時,病理證明的確是癌症。雖然這個結果與上一位醫師相同,可是整個過程與醫師給病人的感受卻截然不同。而且不幸中的大幸是檢驗結果指向一到二期之間。

昨日您又為我的母親進行手術。切除三個淋巴結後,化驗的結果也證實沒有感染。看起來我們還是幸運的,尤其是能遇上向您這樣一位好醫師。您在巡房時噓寒問暖,也讓人倍感溫馨。

貴院的乳癌關懷室的志工也給了我的母親、父親關懷。我們也非常感謝。

劉醫師在貴院的乳癌介紹文章也提供了許多有用的資訊。拜讀之後,讓我對乳癌的診斷與治療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我個人唯一小小的建議是希望附上一些基礎介紹的網址 (比如http://www.breastcf.org.tw/bloom/ ),也許更能幫助病患了解病情。

我目前和太太與兩位小孩居住在美國。雖然心中焦急,可是知道有一位好醫師照顧母親,心中安定許多。我和家人在短時間內會回台灣幫忙母親進行第二階段的恢復健康計畫。而這一切都是建立在您打下的基礎。僅以這一封短函,表示我們一家人誠心的感謝!您的專業與仁心仁術給了一個家庭希望。在此也敬祝劉醫師一切順利!


林○新 敬上

 


我的小兒陳○升是去年五月份因軟喉症及聲門肉芽腫,經高雄長庚轉到台北馬偕。

一出生即因氣胸、軟喉症住進高長庚PNICU,經歷氣切與否的煎熬,再由長庚牛醫師、鐘醫師的介紹與轉介,於是千里迢迢經由救護車一路護送至台北馬偕,其間的惶恐與不安和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在經由加護病房的護士小姐口中得知耳鼻喉科主任李國森醫師──「阿伯」,由原先的一無所知,到了解與信任,在您的細心與耐心的醫治下,小兒目前正努力吸吮您們給予的愛,健康平安的成長中。

在數次的複診中,看到李醫師與家屬及病童間風趣關愛的對話,感到如此和諧的醫病關係,不知有多少正在受苦的小天使在您的手中得到醫治,又有多少小天使的健康是由您而得到延續。

小兒和家人感謝您的醫治,也感謝兒科中重度病房美麗的全體醫護人員,感謝小兒科張瑞幸醫師,以及默默付出但無法人一一列出姓名的所有人,衷心感謝您們承載我們的不安與病痛。

最後願上天的樂耀與偉大歸於您們,願平安喜樂也歸於您們,也願小兒的祝福能給予每一位正在努力的小天使們。

祝 平安

陳○宏


 


還記得2007年1月13日晚上,當我和一些朋友看完電影走出門口後發現有通未接來電,以及一封簡訊。簡訊上寫著:阿公在馬偕醫院急診。我急忙驅車前往。當我火速趕到醫院時,所有家人都幾乎已到場。此時阿公的情況相當不樂觀。

阿公是心肌梗塞,由於阿公年紀已經八十五左右,如果不急救處理的話,在四小時之內可能會走掉。但是要急救處理的話所面對的風險是抗血劑可能造成的腦溢血以及心導管手術的風險,而且就算急救處理都很成功之後能否復原到何種程度也要視心臟受損程度而定,能走出加護病房的機率不到一半,尤其高齡八十以上並無相關統計。

在顏志軒醫師論詳細的說明下,我們全家人決定盡全力搶救阿公,我們對顏志軒醫師在與我們互動的過程中也產生對他的信賴與信心方在經過顏志軒醫師與心導管室小姐等徹夜未眠的努力下,所幸一切都很順利,阿公手術後便送入加護病房,接下來要面對的是術後的復原與照料。

顏志軒醫師告訴我們,手術後的七十二小時是關建期。由於阿公有休克的現象,加上如此高齡,情況仍是很危急。在阿公在加護病房的前幾天,幾乎所有家人每天都到病房探望阿公,希望他能度過危險期。在顏志軒醫師、侯嘉殷主任以及加病房護士等的醫療團隊細心照顧下,阿公奇蹟式的逐漸復原。在加護病房待了十多天後終於可以轉到普通病房,我們全家人對於顏志軒醫師、侯嘉殷表任以及其醫療團隊都感恩不已,也很慶幸能夠遇到如高明的醫師。

事後我們不能免俗地也想以金錢表達對顏志軒醫師的感謝,不過被他婉拒,我們對顏志軒醫師的醫德則更加敬佩。

阿公目前回復良好,跟病發前並無兩樣。現固定每三個月回診一次,我們認為阿公這次能復原是個奇蹟,但這個奇蹟的背後則是一個令人敬佩的醫師與其醫療團隊。

阿公的孫子

廖○宏


 


院長您好:

我的女兒葉○荷小朋友,於昨日(9/13)自台北馬偕出院了。在此我們要特別感謝台北及新竹馬偕的醫療團隊:邱南昌醫師、徐世達醫師、唐美惠醫師、龍厚玲醫師、李松澤醫師、黃雅文護士及帥帥的黃瑽寧總醫師。

入院的第一天,經由黃總醫師的分析與解說,讓我們做家屬的放心不少。住院期間醫生及護士們, 更是不厭其煩地回答我們家屬的提問,我真的非常感謝馬偕醫師們專業且細心的醫療照顧。

相信院長一定也會以擁有這樣醫療素質的員工為榮。

最後我是否可以對院長提出一個請求,就是若是您有空,可以以口頭或任何方式獎勵以上醫生護士們嗎?因為他們都是一群默默守在自己崗位上,盡心盡力工作的員工,他們的認真專業贏得我們的尊敬,更值得您的嘉許……。

感謝院長,祝您一切平安


病人母親薛○蘋 敬上

2007.9.14




Tags: 甜蜜悄悄話
相關日誌:
評論: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