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愛到泰北阿卡  逗陣來去義診

送愛到泰北阿卡  逗陣來去義診
■婦產科門診護理師周慧姿

    醫院每年都有醫療團隊到泰北阿卡族義診,早有耳聞阿卡族的生活狀況,心裡很想參加,卻缺乏勇氣前往貧窮落後、缺水沒電、衛生環境差且沒有醫療的村落。掙扎了好幾年才說服自己,這是一趟有使命感有意義的行程,2008年同行的醫療團隊共21人,雖已做好心理準備,但我們能做得卻很有限,只能盡我們所能,給予最大的醫療支援。
    阿卡族早期是因戰爭從中國雲南、緬甸、寮國逃亡到泰北山上定居,是泰北少數民族之一,黑黑的牙齒,女人華麗的銀、錫頭飾是阿卡族的特色。雖然處泰國境內,泰國政府卻不承認他們的身分,除非高中畢業,才能被承認。但貧窮的生活,要取得高中學歷,談何容易,也只能在山裡靠著種植稻米、青菜、玉米、黃豆、養雞、養豬,自給自足,住在暗暗的茅草房子,沒有窗戶,沒有電,只能用家徒四壁來形容,水資源更是缺乏,生活環境惡劣可想而知。
    我們搭機前往泰國曼谷轉機到泰北清萊,開始分組整理藥品清單,採買藥品及藥材,每個人都非常盼望能盡自己的能力幫助阿卡族人,且深怕自己做的不夠多。
    租了兩輛小卡車,載著我們及藥品一路癲簸開車行進在山路間,爬了一座又一座的山巔,路面是凹凸不平的黃土,還沒到目的地,就有人暈車了,車子開過的路面塵土飛楊,坐在後面的人,個個灰頭土臉,幸好我全副武裝口罩、帽子、外套都派上用場,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開始我們的工作,這是我們最快樂的時光。
    大家分組行動,有掛號組、看診組、藥局組、理髮組、遊戲組,還有專業攝影組,使出我們的百般武藝,深怕自己沒有盡全力幫助他們。在那麼簡陋的環境看診,語言不通,雖有翻譯,卻顯人力不足,在雞同鴨講情形下,也完成了看診。阿卡族為我們準備阿卡的豐盛餐點,雖然只有生菜,特殊的沾醬,少許碎肉炒青菜,簡單的菜湯,但對他們而言這已經是最好的食物。
    到了晚上因沒有光害,天空的星星顯得特別迷人,有人開始介紹星座,雖然我只認識獵戶座、北斗七星,看著滿天星空,心裡好滿足,因為真的好美。夜晚睡在又硬又冷的黃土地面上,沒有熱水洗澡,也沒有人抱怨,卻看到大家滿心喜悅的笑容,如果沒有親身體驗,是無法理解的。
    阿卡族人與世無爭,生活簡單,飲食也只能吃青菜沾上酸酸甜甜辣辣的醬汁,因為很少吃到肉,造成蛋白質的嚴重缺乏,加上缺水、衛生差,所以寄生蟲、頭蝨很常見。雖是如此,我卻從他們身上看到滿足。兒童臉上洋溢著天真無邪的眼神,是台灣的兒童無法找到的,當我們要給糖果時,他們會說感謝後才拿走那一顆糖,整袋糖放在旁邊,雖然很想要,卻也不會自己去拿,除非是我們主動給的。
    想想我們的生活,如此富裕、舒適,真是天壤之別,阿卡族人的知足是我們要效仿的,我們的資源比他們多上千百倍,沒有資格挑剔所有的事物,因為我們已經擁有太多,也要珍惜身邊所有的人,其實這次的義診,我們給阿卡族人的並不多,卻在他們身上得到很多的啟示。
    如果要徹底幫助阿卡族,唯有教育才能讓他們脫離貧困,宣教中心正進行著這樣的工作,靠著認養、捐贈及長老教會的支持,讓阿卡學童免費接受教育,畢業後有了新的技能及想法,才能與外界爭取工作機會進而回到族裡幫助族人。畢竟他們比我們更了解阿卡族,知道如何幫助自己族人,盡徹底解決生活環境,他們是阿卡的希望,願神祝福他們。

Box:
2011年送愛到阿卡醫療短宣活動,將於12月13日至19日出發,歡迎有興趣前往者向院牧部洽詢(分機:2006) 黃琴憫關懷師,將愛人如己、關懷弱勢的馬偕精神傳遞到泰北的阿卡族人身上。

圖說:院牧部韋典良牧師(右)為阿卡住民禱告。





Tags: 心靈饗宴
相關日誌:
評論: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