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醫療技術-談基因治療

新興醫療技術-談基因治療
■醫學研究部助研究員陸中衡

    不知您對基因治療的印象是什麼?我會想到桃莉羊、基改動物,人類是否可以更改上帝原始的創造,我們會因此受到天譴嗎?
    最近小兒科主任林達雄醫師發表一篇論文獲選刊登在Molecular Genetics and Metabolism的封面(Molecular Genetics and Metabolism 103:367-377, 2011),是有關基因治療克拉伯病(Krabbe disease;Globoid cell leukodystrophy)的動物模式。也許針對一些基因治療的困惑可經由此次訪問內容得到解答。

從克拉伯病談基因治療
提問:
    請您向我們說明克拉伯病是怎樣的一種疾病?為何要用基因治療來治療?
林醫師:
    克拉伯病是由一位丹麥的神經科醫師克拉伯所發現並命名。是一種神經退化性疾病,因為神經纖維外包裹的髓鞘受到影響,使得神經纖維的訊息傳導無法正常運作,身體的運動功能因而退化。
    它是一種體染色體隱性遺傳疾病,在人群內的發生率並不高,大概十萬人中有一個病例。嬰兒期若罹患克拉伯病,通常活不過兩歲。這種病也有較長年紀罹患的病例。
    罹病的病徵是肌肉力量微弱、痙攣、失明等。原因是因為galactocerebrosidase酵素基因的缺失,使得細胞內有些脂肪無法代謝,進而使覆蓋在神經纖維上的髓鞘細胞無法生長所致。
    以往治療克拉伯病或其他相關的疾病是用骨髓移植或臍帶血移植來治療。但是因為克拉伯病所影響的主要是神經細胞,骨髓移植的細胞主要是造血幹細胞,造血幹細胞可以轉變成為神經細胞的可能性很小,再加上異體的骨髓移植通常要配對,移植過後需要使用免疫抑制劑以避免接受者對移植物的排斥,及骨髓移植細胞經過循環系統的運送,究竟有多少可已經過血腦障壁(blood brain barrier)也是個問題,因此以幹細胞治療克拉伯病的成效並不好。
    所以以基因治療的方法來治療克拉伯病,甚至許多其他的遺傳性疾病,補足因遺傳缺失造成酵素不足的問題,可以達到專一性(僅針對發病所影響的機能系統),並且沒有免疫抑制及通過血腦障壁等的問題。

外來基因是否有風險
提問:
    基因治療是否會影響到接受者原來的基因體?治療基因注射進入人體後,好像是個隨時可引爆的炸彈。雖然在一時之間可以治療疾病,但後續會對接受者的健康有更深遠的影響。
林醫師:
    基因治療是從1970年代開始有人將治療基因注入人體以治療遺傳性疾病。至今超過40年的時間過去,以往的確有發生因未將攜帶基因的病毒載體將對人體致病的成分去除,或是病毒載體進入受試者基因體(genome)內,使得受試者發生癌症的不成功例子。
    現在要從事基因治療有很嚴謹的規則必須遵守,比如:1.病毒載體不能自己複製、散播-病毒載體不會自行散佈;2.病毒載體不能進入染色體中-不會影響接受者本身的遺傳結構;3.病毒載體不能進入生殖細胞中-病毒載體不會傳到下一代;再加上要將病毒載體上的致病基因去除,所以基因治療基本上是安全的治療方法。
    這篇文章對研究社群的貢獻在於,在動物模式上找到適合的注射點,當注射治療基因進入動物的神經系統時,神經系統的軸突與腦脊髓液可以將治療基因從腦室運送到周邊神經系統,使得周邊神經的髓鞘細胞可以得到修復,接到下游肌肉的神經纖維可以維持正常功能,而維持住正常的肌肉運動功能。而以往的類似研究則是無法突破將治療基因從中樞神經系統送到周邊系統的困難。

基因治療的未來與發展
提問:
    目前基因治療在國內外的發展情況如何?
林醫師:
    目前基因治療仍停留在動物實驗及臨床試驗的階段,我知道在歐洲的法國、義大利等國有以基因治療的方法治療免疫不全病人(泡泡小孩)成功的例子。國內衛生署也有核准基因治療臨床試驗的例子,但在本院仍在動物試驗的階段。
    我個人很看好基因治療在未來醫療領域的發展,至少它要比酵素治療遺傳性疾病的花費要少很多。我們只要克服基因載體的毒性與不穩定性,相信未來基因治療可能就像現在我們接受一個小手術一般普遍及不具危險性。


Tags: 醫研手札
相關日誌:
評論: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