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我和個案一起學習到的事


文/台北總院自殺防治中心諮商心理師林芝帆

當我見到她時,她已經輾轉經歷過兩任實習心理師。「有禮」是我所想到最貼近她的形容詞,因每一次會談的結束,她都帶著一貫有禮的態度向我道別及表達謝意。我們也就這樣開啟這段好幾年的治療關係。

「有禮」竟成為治療的阻礙
治療真正有進展是在經歷過治療關係的衝突與破冰後。認真的審視治療歷程,我發現自己視而不見她遲到、請假、會談中沈默的行為有好長一段時間。我觀察到當我越無視於此,治療更陷入僵局。我察覺到雙方對彼此積累不滿的情緒,就像是身為治療師的我內心在吶喊著「你還要這樣多久!」而她用她的沈默不語來傳達「治療無效、你無法幫助我、我不會變好的。」對她來說,直接對我表達憤怒無比困難,這違背了她有禮及不傷人的價值觀。她僅僅能展現自己的無助與憂鬱,而她也確實如此受苦著。
成為神你所喜悅的女兒。求你保守我心,並在週圍為我預備各樣的環境。使我不倚靠自己的聰明,倒是藉著你的引領走替我預備的路。在婚姻的關係中,須要很多的智慧以及成熟的心,兩人之間也須要充分的信任基礎以及愛情,更重要的是能夠尊主為大,將關係牢牢繫在這磐石上。當我想著未來覺得辛苦、覺得害怕、覺得裹足不前的時候,我越知道這是要交託給主的時刻。我越膽怯卻就越有信心,人的盡頭便是上帝的起頭,我將要看見上帝的做為,我無須恐懼,只須信靠。

原來要突破治療的僵局是需要冒險的!
我其實也顧慮著她的敏感,把她看得太脆弱,把我們的治療關係看得不堪一擊,這樣的擔心在我決定介入與不介入,以及如何介入時不斷浮現。因此,我遲遲沒有行動。那時學過辯證行為治療的我,嘗試問自己的智慧心,我的智慧心告訴我「『擔心』是可以被理解的,同時也帶著我看見行動可能帶來的優缺點。短時間的衝擊是必然的,更重要的是突破僵局後可能帶來的長期效果。況且,沒有經歷過衝突的關係又怎麼稱得上是真實的關係。」於是,我選擇真誠與直接的向她揭露我對於治療卡住與治療關係的想法和感受。

「我真的理解嗎?」請認真問問自己!
有許多時候,治療師們其實帶著自己所以為的理解在與個案工作。然而,這並無法貼近個案。在破冰介入之前,我選擇重新嘗試站在個案的角度來省思,我知道她對於自己的疾病充滿困惑與難以接受,她是抱持著一絲希望來到會談,而這希望的火苗是很容易被反覆的憂鬱發作、一時的情緒起伏、無法快速改變的現實等等所澆熄的。她形容自己想努力往上游,可是身上卻綁著千斤重擔不斷的往下沈。我看到了「對於自己無法出門、無法在會談中出現,她是多麼無力與自責,她其實生氣的對象是她自己」。帶著這樣的理解開啟對話,我們重新檢視了治療目標,達成了繼續治療的共識。
回首這一段治療歷程,我深刻體認到當初的破冰是如此的有價值。這是我回顧與她工作的省思,某部分也許僅是我自己心中的小劇場。藉此機會也向「你(我所有的個案)」表達真誠的感謝!祝福「帶著猶疑的你」邁開步伐去「圓夢」吧。◎



Tags: 專題報導
相關日誌:
評論: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