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醫療甘苦談

文/臺北總院國際醫療中心管理師許至仁


管理師成為病人的好朋友。

從國際醫療的管理師到底都在做些什麼呢?其實自己也還在摸索管理師的角色和定位。簡單來說,我們是一座橋梁,病人來台就醫之前一定有許多的問題想要諮詢,也有很多事情需要安排,我們就成為病人和醫療單位的窗口,協助提供簽證申請的相關文件、幫助病人清楚治療計畫、協助約診、安排檢查等。而病人來台之後,我們會提供適度的陪診、翻譯及專屬櫃檯。我們也協助生活上的安排,例如機場接送、飯店預定等。國際醫療做的事情很有趣,有很多機會發揮,常常需要思考如何讓就醫流程更順暢,也可以跟病人分享很多生活經驗,例如哪裡好玩,哪裡買伴手禮、如何使用暖暖包、電話卡如何申請、感冒藥哪裡買、可以帶小孩去哪裡跑跑跳跳等。

在馬偕的這一年半,接觸最多的是來臺灣做不孕症的夫妻。不孕症治療最複雜的就是要算時間,不只配合醫院、醫師時間、病人工作行程,還要配合太太的生理週期,一旦進入療程,就得在臺灣待一個月左右。對許多病人來說,要排出這樣的時間,存下這筆醫療費,都是不容易的事情。夫妻願意飄洋過海的來到一個不熟
悉的地方接受治療,光是這點就讓我佩服他們的勇氣和決心。不孕症治療很複雜,看診、吃藥、打針等許多事都有特定時間表,必須嚴格按照指定時間執行,差一天都不行。

曾經有一對夫婦,平時頭腦非常清楚,卻反常的在關鍵時刻忘記打破卵針而影響療程,夫妻倆相當自責並懊悔不己;也有先生在太太取卵日因壓力太大取不出精蟲。在治療過程中我看見夫妻雙方的辛苦、犧牲和壓力,也見證了他們共同努力和彼此扶持鼓勵,令人動容,更看見生命的可貴。

接待不孕症病人的過程中,也碰過不少的狀況。有病人在來台的前兩天罹患登革熱,只得延後行程,讓夫妻很失望。也發生過醫師一個月前告知病人得出國一趟,但國際患者往往都是好幾個月前就安排好機票和假期,也只得取消行程,重新排過,這都是國際醫療可能碰到的一些問題。甚至碰過吃避孕藥調經而引發憂鬱症的病人,來台後因沒有先生陪在身邊,太太自述有自殺傾向,我們緊張的拖著病人去看身心科,也不時的邀請她出來聊天。

還有病人因算命而決定更換醫師,也有超級害怕打針、麻醉的太太;有病人小孩的保姆因急性腎臟發炎高燒不退在急診躺了兩天、也曾有不願意付錢的病人。有週末身上沒現金而專程跑回桃園機場換錢的病人,也有病人把來院日期算錯,得即時改票、也常有病人忘了吃藥、忘了拿藥、買不到藥、忘了繳錢等等,經常有出乎意料
的狀況考驗並提升我們的應變能力。

此外,病人的疑問也包羅萬象:想懷孕是否能打網球?能泡溫泉?按摩呢?能吃維他命?我要去哪裡租印表機?哪裡可以幫婆婆買義乳內衣?取卵麻醉時是否可以把我的頭轉向右邊( 聽說頭轉向左邊會做噩夢) ?出血量這樣算正常嗎( 並附上衛生棉的照片) ?哪裡有賣棉被( 阿嬤買給我的那款) ?有時真讓我哭笑不得,不知道該如何幫忙。疲憊的時候,會覺得自己忙碌一整天好像只解決了一兩個問題,感覺一事無成,瞎忙一通,難道自己的功能是做病人的保姆,處理很多瑣碎的事情嗎? 不過收到病人回饋時,卻發現當我們發揮同理心和尊重,給予的協助、每一分的關心以及細心,都讓病人安心許多。

病人常常把管理師當作好朋友,許多生活的分享自然地在互動中流露出來,也讓我們參與在他們的喜怒哀樂中。病人因著來院接受不孕症治療成功受孕,得以建立自己的家庭,生命不再一樣,而在臺灣就醫的這段日子,各樣點點滴滴都封存在心,更成為他們生命中美好的回憶。

能在改變人生的旅程中,陪伴病人走一小段路,何等有幸,而在這個位置觀看臺灣醫療,讓我有許多感恩之處,臺灣有如此高的醫療成就,令我非常驕傲,看見許多外國朋友如此珍惜臺灣的醫療資源並且敬重醫護人員,也讓我更感謝醫護人員和所有醫院同仁的付出,我為自己能在此服務獻上感恩。◎



Tags:
相關日誌:
評論: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