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來的診所時光

文/臺北總院國際醫療中心計畫經理蔡慧芳




吉里巴斯的臺灣醫衛中心位於首都南塔拉瓦,全國總人口10萬人有一半以上聚集在此。首都裡的13個醫療診所,推動著公共衛生計畫中電子病歷化系統的子計畫,因此我們週週都有探訪診所的活動。

診所的外觀就如同當地民宅,都是小小、四四方方的水泥磚造屋。因為不像臺灣有斗大的招牌,即使待了半年的我,一時不注意還是會錯過診所,心裡納悶著:「這個國家就只有一條路通到底,怎麼會找都找不到?」吉里巴斯目前仍沒有足夠的醫師,所以診所內只有醫師助理(Medical Assistant;M/A)、護理人員(NurseOfficer;N/O)和護理助手(Assistant),一個診所共3至5人,一同肩負守護人民的健康責任。

大部分的民眾因為沒有交通工具,也沒有收入可以坐公車到醫院就醫。每個村落裡的各家診所就是大家最常報到求醫治的地方。每日隨著診所看診方向不同,有時候是家庭計畫、兒童保健暨疫苗、非傳染性慢性病防治-糖尿病與高血壓門診,特別的是星期五診所整天處理文書,只接受緊急需求的個案。因此,候診的群組雖偶有變換,也總是人滿為患。

然而看診的速度,並沒有臺灣醫療院所講求的高效率。在臺灣利用簡單的評估工具,配合身體評估和多年的看診經驗,其實真正的看診時間並不長,有時3 到5分鐘就結束了;但在吉里巴斯每位患者卻都會花上至少20 分鐘,因為看診的M/A了解患者的生活狀況,除細心解釋目前的病情外,花了更多的時間,在教導衛教藥物服用方式及給予生活上的建議。候診的患者也都非常有耐心,等待的時刻就和鄰座的病友聊天話家常,有時候笑聲太大傳進診間,令我忍不住拉長耳朵,想知道他們說些什麼,但什麼也都聽不懂就是了。

早上8 點,就開始協助指導使用電子病歷系統的糖尿病及高血壓門診,等到看完所有患者都已下午1 點,一路看到下午3 點也是常有的事,但大家始終帶著笑容,不論是診間內還是候診區,大伙依舊有說有笑,我彷彿只是在某位友人家中作客了許久。

當然有時也會熱到中暑,懷疑是不是自己體力不好,但看到身邊M /A 疲倦的臉龐,才發現大家都早已體力透支。曾問過M/A 們,是什麼讓他們堅持這樣不辭辛勞,因為其實到國外從事護理工作,他們可以給家人帶來更好的生活。但是他們說:吉國人民的健康要由自己來守護,在目前醫護人員還是相當缺乏的情況下,能夠在
第一線為人民服務,是自己莫大的榮幸。

吉里巴斯也有來自其他國家像是日本、美國、澳洲等地的工作者,和我們一樣,之前也過著節奏明快、講求效率的都市生活。表面上好像是我們給予當地人們協助,帶來生活上種種的便利,但實際上,卻是我們在學習尊重,把心放慢,聆聽患者的需求、誠心地回應對方。

沒有文明世界的抽血、電腦斷層、核磁共振,高科技鑑別診斷等,阻礙我們去做更多的身體評估和傾聽他們的心聲。透過親切的一抹微笑和眼神接觸,放慢腳步地與患者溝通,即使是這裡不能處理的疾病,他們也能夠理解並且接受。回到臺灣後,偶爾想起在吉里巴斯的門診時光,大家輕鬆談笑著家常事、互相尊重的醫病關係,總會帶給我一些更堅定的信念繼續走下去。◎



Tags: 專題報導
相關日誌:
評論: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