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陽光燦爛的國度

文/臺北總院心臟內科主治醫師余法昌



一如往昔,近乎滿號的診間外已是人聲鼎沸,看著時間分秒流逝,然而待診名單的尾端依舊遲遲未見,不由得心中焦躁。

一位年長的病人在家人攙扶下緩緩步入診間,細心看診後安排了後續的檢查及開立處方,但病人家屬希望可以多開一些「備用」藥物以防藥量不足。調閱雲端病歷後卻發現,患者日前已在市立醫院返診並且領回慢性處方箋的藥物,在確認藥物清單以及說明重複用藥所衍生的壞處後,患者卻提出丟棄已領藥物的想法希望醫師重新調劑……不由得一陣疲憊襲上心頭,讓我回想起那位處太平洋中央,由珊瑚礁所構成的國家—吉里巴斯!

2015 年晚春,很榮幸成為馬偕紀念醫院行動醫療團的一員,代表醫院前往吉里巴斯展開為期十日的海外醫療服務,這是年度計畫中我相當期待的行程。由於吉里巴斯並無心臟科醫師常駐,身為醫療團的心臟內科醫師,本次行程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為當地民眾進行心臟超音波檢查,特別是學齡孩童因衛生條件較差及醫療資源不足,常罹患β 溶血性A群鏈球菌(β-hemolytic group A streptococcus) 感染所引起的風濕熱(Rheumatic fever),盛行率非常高。臨床症狀出現在β 溶血性A群鏈球菌感染約三週之後,感染部位幾乎都是咽喉炎,並且進一步侵犯全身組織,包括心臟、關節、腦部、皮膚及皮下組織。

特別是侵犯心臟的肌肉及瓣膜,患者的預後大多取決是否進展至風溼性心臟病。心瓣膜中最常被侵犯的是二尖瓣,造成二尖瓣窄縮及閉鎖不全,其次是主動脈瓣,三尖瓣及肺動脈瓣則較少。嚴重的心肌炎或瓣疾病可導致心臟衰竭甚至死亡。因此對於孩童進行心臟超音波篩檢,有助於發現風濕性心臟病及評估嚴重程度,盡早安排
醫療介入,配合嚴重風濕性瓣膜疾病轉介心臟外科進行心瓣膜的修復或置換手術的機制,可以提高病人的存活率,因此肩負的責任可說是相當重大。

當飛機以超過往常習慣的速度降落在Tawara 機場時,醫療團已離開臺灣將近23 小時,路途中經由韓國首爾及斐濟的轉機,團員們大多疲憊不堪,但一談到即將展開的醫療活動,心情上是愉悅的。

當晚派駐吉里巴斯的外交官朱文祥大使夫婦親切邀請醫療團餐敘,長程飛行的疲勞一掃而空,準備迎接醫療團的正式任務。

Tawara 有著吉里巴斯最大的醫院—中央醫院Central Hospital,也是主要工作地點。提早前往診間準備時,走廊上已排滿等待看診的病人。心臟科門診的成員包含主治醫師、一位研究護理師以及兩位吉國的內科護理師,當病人進入診間先由吉國護理師填寫主訴,完成心電圖檢查,接著由醫師診療,心臟超音波檢查,最後開立醫囑,一切井然有序。

門診病人大約半數是孩童,大多罹患風濕性心臟病需返診追蹤檢查,部分是特地前來接受心臟超音波篩檢,小部分為先天性心臟病( 心房心室中膈缺損、開放性動脈導管、法洛氏四合症等)。成人族群主要是心臟衰竭、瓣膜性心臟病或冠狀動脈疾病。國內臨床上少見的嚴重瓣膜疾病和先天性心臟病,在吉里巴斯短短一週的時間內幾乎將其複習一遍!

印象特別深刻的是一位瘦小卻雙腳水腫的10 歲女童,有一雙明亮的大眼,喘促著在躲在媽媽懷裡,雙側肺水腫使得她相當不舒服。當我看著她,臉上依然漾出迷人的笑容,對於心臟超音波的影像充滿好奇。她罹患風濕熱所引起嚴重的二尖瓣狹窄及中度二尖瓣閉鎖不全,左心房擴大,造成肺動脈及肺靜脈壓力上升,進而引起心臟衰竭。當我開立藥物處方以及排入轉介手術名單後,她的母親非常高興,也許是孩子的疾病獲得醫治,也許是有機會來到臺灣—吉國人心中的優勝美地。

心臟科的業務除了門診之外,病房的會診亦是重點工作,同時為當地醫師以及兩位來自英國的住院醫師進行床邊教學。當我帶著心臟超音波前往內科病房,發現不僅病人住院,幾乎全部家屬都在醫院陪伴,病房內相當熱鬧。

而會診就是進行床邊教學,根據問診和理學檢查、心臟超音波檢查及胸部X光的資料,醫師們彼此交
換意見,一同研究出對於病人最好的治療方式。可惜大多病人因為種種主客觀因素導致治療結果令人沮喪,例如嚴重的心臟衰竭、有限的藥物種類、不確實的水分控制和紀錄等都增加臨床照顧的難度。看著吉國落後的醫療環境,不禁讓人想到國內民眾所享受到的醫療是多麼優渥啊!國內這麼好的醫療資源是需要全體人民共同珍
惜及愛護,這是世界上許多國家無法享受到的福報。

一回神過來,最後我還是拒絕了老先生的提議,不願意開立所謂的備用藥物。我們的醫療資源不應如此浪費,我耐心地向病人解釋目前藥物無需大幅度更改,等進一步檢查結果出來後再做調整。老先生有禮貌地向我道謝後走出診間,依稀聽到家屬安慰他說:「沒關係,我們換一位醫師再拿藥。」我好想跑出診間外大喊:「臺
灣真正是寶島,是吉里巴斯人民夢想中的國家,我們都應該珍惜擁有的醫療資源,盡心盡力守護我們的國家!」◎


Tags: 專題報導
相關日誌:
評論: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