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和180度經線的美麗交會

文/臺北總院心臟內科主任蘇正煌




2014 年中,忙過了長輩的身後事。暗忖,總該還還同事代為先前往的「海外醫療」了吧!懷著一絲工作、家事上還未自心中拋開的煩悶,隨著三五他科同事腳步踏上征途。

終於,有我參與的馬偕紀念醫院國際行動醫療團,6 月20 日出發,遠赴國土橫跨四個半球的吉里巴斯共和國。途中取道斐濟共合國,出關時還發生了我獨自走在前面,怎忽然一回頭,同事全不見了的插曲。原來10 公尺後方,臺灣一行人全被攔了下來排排站,接受緝毒犬檢查,場面好不壯觀。

下飛機,其實還蠻享受出關的特殊感覺;那情景就好像是通過茅草搭的古代隘口。經由駐外人員接送,第一天就在朱文祥大使閣下伉儷溫馨的歡迎晚宴中落幕。

第二天大早,驅車經由吉國唯一的柏油路-中央公路( 該國沒有紅綠燈),前往中央醫院開始醫療事工。出發之前,雖然早有該國醫療資源貧乏的心理準備,但臨場也不免費了一番工夫,才能組織起心臟科門診醫療流程。也感謝當地資深護理人員Bwenateti teauoki 等人的鼎力相助,使得第一天的工作,雖然有點忙亂,但仍然順利達成任務。

往後的數天,每天都與團隊夥伴鬥志高昂地經歷了充實的病人診療。從2 歲到80 幾歲,幾乎來者不拒。也煩勞朱大使尚在澳洲醫學院就讀中的長公子做了我一個多禮拜的小跟班。此地的主要心臟疾病種類相當原始,估計大概與臺灣1960 年代可見的相當,讓我開了眼界!

喜歡觀察人群的我,也不忘醫院裡外到處逛逛。雖然醫療貧乏的無助,烙印在散布於院內各處泥土地上候診的人們臉龐,令我心疼;但另一方面,樂天知命的堅毅眼神,也隨處可覓。尤其病人及家屬毫不吝惜的笑容,是我稍微忙亂的工作中,最大的支撐。那笑容彷彿在對著我說,從臺灣馬偕來的醫師啊!我雖然身處貧瘠,但比起你,生活可能更快樂無憂的多喔。

到了寶地,自然得尋幽訪勝一番。大使館、農耕隊、大便魚、屋旁塚、糖水罐、鬧肚子、淺海人頭、沙灘排球、熱帶風情、海面上升……,到過那兒的同仁,這些「通關密語」,應是心有靈犀吧!

海外國際醫療的意義,自此在我心目中,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天之涯、地之角的美麗國度啊!咱們何日再相會?



後記:
自6 月20 日至7 月5 日在吉國工作愉快、衣食無缺、精神抖擻,需要感謝國際醫療中心徐宛蒂副主任的搏命全程照料、林怡吟前副主任的引領、資訊室湯進聖主任、李文瑞系統分析師的專業協助;團長眼科吳鑑修醫師、耳鼻喉科李振川醫師及胃腸內科陳席軒醫師,王美洲、利正婷、郭惠娟三位護理師,眾夥伴的傾心扶持,以及楊育正前院長等多位長官臨行前的勉勵祝福。



Tags: 專題報導
相關日誌:
評論: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數: -